【Spirk】Gone with the Wind(黑手党AU)

某只废柴终于想起自己还有文没更完。

拖那么久,真的很抱歉。【鞠躬】。主要是因为……爸妈管,以及被万恶的同学【不】安利进了新坑QAQ……

嗯……这两节……写得一般般。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提出来吧!

——————————————————————————————


05.

“你穿这件改良式的西装看起来棒透了,Spocky。相信我,你还没开口,他们就会臣服于你的西装裤之下的——”

“这样的说法是不合逻辑的。”

“哦拜托啊,你现在可是家族的一把手!你可是全新一任的老头子——”

“我的年龄无论以人类还是瓦肯标准而言都是较为年轻的,使用‘老头子’的称呼不符合逻辑——”

“嗯——好吧好吧。那么,叫你‘Spock教父’如何?”

“……JAMES。”

 

葬礼结束后半小时,他们就赶回了Sarek在地球的府邸——现在是Spock的府邸——进行权力交接等方面的会议。大学方面会交给Prime去处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做一个专业的一把手。

大体上会议进行得很顺利。头目、家族智囊团、家族军团都向年轻的瓦肯人宣誓了忠诚,顾问也表达了他们对他的支持——直到到了决定职位变动的时候。

“……我将任命James T Kirk作为家族军团的统领。”

会议室里一下就炸开了锅。顾问们挑起了眉毛低声谈论,智囊团和军团的成员面面相觑,而与会的非瓦肯头目则愤愤不平地嚷嚷起来。反而是被点名的金发蓝眼的人类一脸漠不关心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玩弄着手指不知在想些什么。Spock平静地等待着直到争论平息,这才问道:“你们是否有任何意见与问题?”

有几个人类和安多利的头目又嚷嚷了起来,但在被Spock飞了一记眼刀之后就瞬间缩了回去。最后站着的只剩下了头目Stonn。

“请详细阐述你的意见。”

“Kirk不具备领导兵团的能力,由他引导直接护卫家族的家族兵团是不合逻辑的。”

“你的意见缺乏合理证据。在James作为头目管理第三区的地下赌场时他已经充分证明了他的领导能力与策略能力。反对无效,予以驳回。”

“即便如此,Kirk并不是一个纯粹的瓦肯人。我们无法确认他是否会永远对家族忠诚。”

会议室里响起了不赞同的低语和倒吸凉气的声音——这句话实在说得太过了。家族只吸纳纯种瓦肯人是很久以前的规定,而现在家族既然在地球上活动,接纳非瓦肯人进入家族是为了发展做出的必要决定。Stonn的言下之意几乎可以被理解为,Spock和Kirk一样,并不是纯种的瓦肯人,他们是“杂种”,他们不应该领导家族。

真的太过了,而且完全不符合逻辑。Spock用最平淡但也最危险的眼神瞪了过去,而James微微一笑,轻轻地把玩着手里的一把冰锥。

即便Stonn是瓦肯人此刻也因为这种隐晦的双重威胁而脸色白了几分。“……我……为我的失语表达歉意,首领。”

“我只允许这样的忤逆一次。出去。”

会议室的门被匆匆关上,他转头平静地看着台下的众人。“是否有任何的反对意见?”

没有人回答。

 

06.

“嘿Jim boy,开心点。你现在可是高层了,撞了大运呢——”

“闭嘴,Bones。”

“但你现在是家族军团的统领啦,”人称“Bones”的Leonard McCoy端着杯波本酒不知死活地继续唠叨,“年纪轻轻就爬上这个位置,你真应该看看那些家伙的眼神,明显的就是各种羡慕嫉妒恨。说起来大地精好像挺看重你的——”

Jim把酒杯砸到桌上,扶着额头郁闷笑。“你知道那是为什么。”

“哦,是啊,你是Sarek老头子的养子。但是要是你是个一点能力都没有的废柴,你真觉得老头子会把你领进门而且大地精还会把你提到这个位置上?要我说——”

“Bones。说认真的,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担心?担心什么?”McCoy冲着他翻了个白眼。“我只需要在智囊团里安安分分地呆着平时管好我的诊所就够了。如果你指的是大地精,我觉得没什么可担心的——因为他是个大地精。有体力加成和脑力加成的大地精。”

Jim一反往常地没有立刻反驳,反而是沉默了好几秒,脸色在房间昏暗的灯光下晦暗不明。

“我担心的就是Spock。”

“哈?”

“对,他很聪明,他也很有魅力——不要翻白眼了,傻子都看得出来——但是他是个大学生啊Bones。他还当过助教来的。现在Surak家族正处在一个极其危险的阶段,Spock却还没有完全适应首领的角色……这段日子,对谁而言,都不会太太平呢。”

“……你确定?我看他今天表现得挺不错啊。再说,既然当初跟着你进来了……我也没想过什么太平日子了。”

一旁被他们忽视的Prime终于搭腔了。“James的说法有一部分是符合逻辑的。”

两人齐齐地转头看他。年迈的瓦肯人继续说下去,嘴角甚至带着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Spock现在的确不能完全适应首领角色,对家族的运转也并不是100%地熟悉。……这也是为什么他把你提了上来,James。你是他的兄弟,又是Sarek先生的养子,也是家族中重要的一份子。他认为你值得信赖。”

Jim做认真思考状,皱皱鼻子,笑了。“谢谢你,Prime。不过我觉得我好像被巴结了?”

“不,混小子,那叫做鼓励。”老骨头非常毁气氛地插话。

“噢Bones,你真是一点都不和蔼可亲。”Jim捂胸口作心碎状。

“那是因为没必要!你已经被宠坏了,看看你多愁善感的鬼样子!”

 

Prime看着互相言语攻击的两人,思绪不由自主飘向了远方。不知他们可好。


——————————————————————————————

……老骨头的话唠属性???【老骨头:蛤?】


最近被同学安利进了UNDERTALE的大坑每天沉迷骨头无法自拔,总而言之如果这篇文能更完我已经想好下一篇写啥了呢。呵呵。=)

【Spirk】Gone with the Wind(黑手党AU)

警告:OOC,OOC,OOC。渣文。不合逻辑的情节。

简而言之就是某人终于磨叽完了打算来更文。

以及,这次更文可能周期会不太稳定。因为被家长限制了使用电脑的时间……烦死了……【扶额


【私设】

1.时间线改动:事情发生在22世纪早期(大概2110年之内)。星联没有成立,但是人类通过瓦肯人已经接触了其他的外星人,并且有了初步的敌友之分。地球各国尚未联合。

2.相位武器刚刚起步。主要的武器还是火枪和激光枪。

3.瓦肯人:苏拉克同学的Reform进行得不太彻底。虽然大多数瓦肯人都变成了逻辑怪【不】,但是还有小部分有史前瓦肯人的个性——不过他们隐藏得很好就是了。这种瓦肯人不是在最高指挥部混就是跑到别的地方去“发展”……

4.Spock的性格和身世。

5.Jim的性格和身世。

——————————————————————————————


 

00.

他五岁。他的父亲没有回家。那一天是他的母亲把他从幼儿园接回来,并把他带到医院。她的手在颤抖,她的双眼通红潮湿。而他看着安静地躺在冰冷的病床上仿佛睡着了的父亲,还有他身上盖着的国旗和一枚金色的警徽,并不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久之后他才明白,那就是死亡。

他十岁。他的母亲死在了他眼前。那些拿枪的人冲进了他的家,凶神恶煞地追赶着他们。一颗子弹射来,母亲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洞,一路贯穿到她的脑后。他就这么倒在地上,鲜红的血液飞溅,在地上蔓延出红色的河流。那些人把她连着房子一起烧掉,把他捆住扔到后备箱驱车扬长而去……

为什么他会离死亡那么近?

他十五岁。他已经陷在了地狱之中,而那个叫Kodos的男人就是恶魔本人。手铐、皮鞭,无止境的虐待;枪支、匕首,被逼迫的杀戮……哦对,还有那些奇奇怪怪的针头和药物。苍天在上,他到底做了什么这些才会降临到他身上?

他不在乎死亡。他只想要活着。

他和着外面的枪声一下下用转头敲碎了Kodos的脑袋。门开了,一个身影向他走来。

 

01.

接到来自Prime的加密信息时James Kirk就打心底觉得不妙。当他带着手下的几个人类还有一个上头派来的瓦肯治疗师赶到现场时,那种不妙的感觉简直就像是一团挥之不去的浓雾一般,越发强烈了。

警车已经围住了老式公寓楼的两个主入口,头顶还有军用直升机在空中盘旋,而他们身边时或好奇或惊恐的、窃窃私语的围观群众。他把手轻轻搭在腰间的枪上,和手下一起挤过讨厌的人群。警戒线前的安多利警员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点点头,把他们放了进去。

他们走过空旷而老旧的楼道。急促的脚步声在寂静中回响。在这栋老式楼房的九楼,那扇门仍然关着,Jim飞起一脚踹开门——

眼前是绿色的血泊。

他身后的年轻人类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冷气。瓦肯治疗师冷静地上前检查倒在血泊中的男性瓦肯人,而他仅仅是眯着眼环视着显然废弃已久的客厅。地板上积满了灰尘,皮沙发破旧不堪,茶几上还放着一个皮箱和几个烟蒂……但是人不见了。留下来的只有血和带弹孔的尸体。

瓦肯治疗师起身,对他摇了摇头。

他叹口气,微微皱了皱眉,对已死之人摆出一个Ta’la,然后转向自己的下属。

“发信息给他,就说首领不行了,让他快点回来。”

 

02.

首领已死。速归。 ——JTK

收到消息的时候,S’Chn T’gai Spock正在华盛顿大学的讲台前,为学生演算一个物理公式。他在这所大学同时修了物理、生物工程和政治三门课程——对于一个瓦肯人来说这一点都不困难——并且拿到了博士学位。而现在他已经为物理系的老教授当了半年的助教。

虽然瓦肯人号称“没有感情”,但Spock还是发现自己不合逻辑地喜爱甚至享受这样平静的生活。与数字和逻辑为友,与书籍和数据库为伴。没有武器枪支,也没有伤害与死亡……

……然而他的血统已然决定,他永远也不可能过上这样的日子。

来自人类的消息使用瓦肯最高指挥部通讯密码和罗慕伦语混合加密的,但他的大脑在三秒之内就娴熟地破解了这一信息,并自动调出了他不常使用的直觉开始飞速运转。

家族出事了。而且是很蹊跷的事。

Spock甚至没有跟老教授和学生打招呼就在他们迷惑的目光中抓着书本大步走出了教室。

他的逻辑告知他他必须回去,而且刻不容缓。

通讯器在口袋里振动起来,他一翻开盖子就听到了人类熟悉的嗓音:“你在哪?”

“学校。我仍需要9.4分钟离开校区——”

“出校门左拐。第三家店是我们的人开的。在那里等着,我和Prime来接你。”

“收到。James,家族内部是否——”

对面的人类似乎不耐烦地叹了口气。“Spock,你现在是一把手了,你来决定。”

之后通讯就被掐断了。Spock安静地合上通讯器,继续脚步不停地向外走去。

 

03.

他们通过几个在警察局工作的线人拿到了原版的尸检报告,又掉包了一份假的回去。如此一来,瓦肯人Sarek的死因将是其他什么随便看得过去的理由,而不是在和人类交易军火时被一个狙击手一枪暴了脑袋。反正他们熟悉的那些警官只要有足够的钱就会闭嘴,这点没什么可担心的。

Spock负责了主持他父亲的葬礼,Prime和Jim也帮着他忙东忙西。传统的瓦肯葬礼极为私密,因此除了Surak家族的几位高层和亲戚之外,没有外人会参加葬礼——那些政客、合作伙伴还有其他几个家族的首领,只会收到一份讣告和一份关于他们为何没有受邀参加葬礼的说明。

……哦当然,我们这里说的“外人”不包括James Tiberius Kirk——虽然他是个从头到脚都很人类的人类。

是Prime提出来让他参加葬礼的,而且Spock也首肯了。但Jim知道了整个Surak家族里又为了这个决定起了不小的骚动:上至顾问下至和他同等级的头目,都在为他的“特权”议论纷纷……

……见鬼,难道他们就不能用脑子好好想想嘛?这根本不算特权好吧??

 

04.

“吾与你同悲。”

Spock站在Sarek的墓前,仅仅是轻轻点了点头。虽然这是一句瓦肯语,但他能听出说这句话的人是谁——James。金发蓝眼的人类就站在他身后,距离近得他能感受到人类温暖的呼吸有节奏地拂过他的肩和脖颈。

对于一个瓦肯人来说这样无视私人空间的举动是极其不得体的,但James是人类——再加之他的确需要这样的温暖——所以Spock纵容了他。

“谢谢你,James。”

身后传来了轻轻的笑声:“我还以为感谢是不合逻辑的?”

“它的确是。但我愿意向你表达这一情绪。”

“哇哦。我应该为此觉得高兴吗?”更多轻轻的笑声,随后是一只微凉的手搭在他肩上轻轻捏了捏。“嗯——你现在可是一把手了。加油。”


————————————————————————————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用了《教父》里的一个梗【不】。

那就是“收个养子当军师顺路给亲儿子找个童养媳”【呸】【被汤姆·哈金揍】【嗯什么帅气的律师会揍人吗???】【年轻人思想很危险啊】

再次证明我有好好开脑洞。

人设出来了,大家提点意见。占TAG抱歉。

————————————————————————————


SPIRK MAFIA AU 最终设定

【私设】

1.时间线改动:事情发生在22世纪早期(大概2110年之内)。星联没有成立,但是人类通过瓦肯人已经接触了其他的外星人,并且有了初步的敌友之分。地球各国尚未联合。

2.相位武器刚刚起步。主要的武器还是火枪和激光枪。

3.瓦肯人:苏拉克同学的Reform进行得不太彻底。虽然大多数瓦肯人都变成了逻辑怪【不】,但是还有小部分有史前瓦肯人的个性,但他们隐藏得很好。这种瓦肯人不是在最高指挥部混就是跑到别的地方去“发展”……

4.Spock的性格和身世。

5.Jim的性格和身世。

 

【情节】

Jim的父母是被Kodos杀掉的,本人被Kodos养大受尽虐待。

Jim15岁那年Surak家族灭了Kodos家族,恰好那天Jim也受不了奋起反抗,在Surak家族的人杀进来之前灭掉了Kodos。

S爹收养了Jim。

Jim于是遇到了17岁的Spock。两人一起长大。Jim上了两年大学就辍学出来干了。Spock不太赞同这点。

21岁的Jim拉了刚刚和妻子离婚的医生McCoy入伙。

Jim24岁,Spock26岁那年S爹被Nero的家族暗杀。Spock掌权并且提拔Jim为参谋(二把手)。

然后两人发现Nero勾结了内部几个反对Spock和Jim的头目和顾问,于是携手灭了他们。

发展业务(和感情),中间穿插各种意外,然后携手灭了Khan。

结果旧金山的各个家族被FBI盯上,当时Spock Prime死了,Surak家族没了一个参谋又树大招风,第一个就被围捕。

因为Jim在FBI有认识人,本来想跑回去告知Spock关于围捕的事,结果自己被抓。

Spock被围堵在大楼里。但是瓦肯大佬也是老油条,而且FBI似乎忘记了瓦肯有黑科技……于是Spock直接在大楼里放了把火,复制了一个DNA和他一样的尸体扔到火里,然后自己溜了……

FBI一开始没发现,可是后来移交到Pike的小组才发现不对……但是这时Spock已经带着Jim和McCoy溜到了地球范围之外……后来还去了罗慕伦……直到地球政府联合才回来……但那个时候也没条子想抓他们了,大家都老了,而且他们一直收敛着没干啥坏事。就算HE?

 

【阵营】

Surak家族:Spock,Jim,Spock Prime,McCoy

FBI:Sulu,Chekov,Pike,Uhura

中立:Scotty,Gary,等等

(来自其他家族的)敌人:Marcus,Khan,Nero等等


我对天发誓我有好好开脑洞,只是寒假快完了我作业还没写然后在剧情的逻辑性上卡住了所以。。。我先把大佬Spock 的人设扔出来吧。。。

新的一年50粉点梗?

我最近没什么灵感,但是手痒想写黑帮AU。

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好……所以不好意思,选择只有如下两个:

黑帮大佬Jim  或  黑帮大佬Spock

嗯……就这样?

没人选的话我就直接按照自己目前构思好的胡乱凑下去写了。

新年快乐。

占TAG抱歉。


新的一年是不是要祝大家新年快乐呢?【是的!

以及突然意识到我应该50粉点梗了……但是目前没有很多梗可以写……所以到时候直接放问没人会介意的吧?【呵呵

想看SPIRK的黑帮AU,有人卖安利的嘛?我在随缘上找了半天一篇都没找到……

【FB AU/ST】【spirk】旧金山二三事 (不知所云的番外)

如题。就是两篇番外啦。希望大家吃得开心。

——————————————————————————————

【番外一】学校
    “伊法魔尼和霍格沃茨,你想选哪一个?”
    Jim有些茫然地抬头。“啥?”
    “伊法魔尼和霍格沃茨都是魔法学校。”Spock耐心地给他解释着,“从逻辑上而言,让你接受来自学校的魔法教育显然是一个比由我来教你更优的选择……”
    “这两个学校都在哪?”
    “伊法魔尼在美国,霍格沃茨在英国。”
    他思考了一下。“还有其他选择吗?”
    “肯定的——还有苏联的卡特琳娜和精灵族的艾奥尼奥。然而我并不推荐你去那两所学校:鉴于苏联政治局势紧张,卡特琳娜魔法学校的状况不如以往;艾奥尼奥较为排外,不常接受人类学员。德国和法国的魔法学校名声在国际上不怎么优秀,因此我希望你会将选项限定在霍格沃茨和伊法魔尼之内。”
    “这样啊……你比较倾向那个?”
    “霍格沃茨。鉴于Chekov先生正打算在英国停留一段时间并在霍格沃茨任教,我认为在那里你能够更好地学会控制自己的力量……”
    “好吧,那就霍格沃茨吧。虽然我挺想离你近一点的,但是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很愿意就是啦。”
    Jim起身,绕过桌子给了Spock一个吻,而后者无意识地用手指抚摸着Jim的指节——一个传统的精灵族亲吻。他微笑。“魔法学校。嗯。我都有点等不及了。”

    在Spock和Chekov的沟通下,霍格沃茨同意Jim入学。他们在八月份抽空去买了东西,然后在八月三十一日来了一场火热的告别性【河蟹】爱。九月一日Spock亲自送Jim去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Jim的年龄无疑让他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但他并没有因此感到紧张,反而相当轻松地笑着用手肘捅了捅Spock。
    “说实话的,我不知道巫师还有火车。我以为你们都用魔杖或者飞路粉来着。”
    “对于尚未系统学习魔法的年轻巫师来说,火车是一种较为安全的方法。”
    “哦——。也就是说,等我毕业之后,我也可以像你一样挥挥魔杖就能砰地一下出现在另一个地方啦?”
    “肯定的。”
    火车马上就要开了,Jim提起他的箱子窜进车厢,然后从车窗里探出头给了Spock一个飞吻。“再见Pointy,我会给你写信哒!”
    “Jim,再见。”Spock对着远去的火车挥手,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脸上那个不经意的微笑。

    Jim的第一封信在一周之后送达。他进了拉文克劳而不是Spock预计的格兰芬多,但是他说那是分院帽在格兰芬多、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三个学院之间犹豫了大概三分钟才决定下来的。在某种意义上,那意味着Jim是个很优秀的巫师。
    之后Jim的信件一直以每周一封的频率到来。信里的内容包括学校里的琐事和学习的进度,譬如Jim对于自己没能加入学院的魁地奇球队感到有些遗憾,他不喜欢魔药课但是他在努力,还有Chekov的神奇生物课有多好玩之类的。当然还有一些类似“啊Spock我想死你啦”之类的话。但是Spock并不为此感到不快;恰恰相反,他发现自己不合逻辑地喜欢这些有些肉麻的话语。
    Jim入学一年之后,他甚至收到了一份来自校长的信件。信里告知他Jim的学习进度很快,他们甚至得把他和其他学生分开上课——因为Jim已经把二年级的课程学完了。他说Jim可以在四年之内完成所有的学业,并征求Spock的意见。
    他给Jim写信,告诉他没必要这么拼还是要注意身体,但是Jim回信说他只是想快点回来,因为那里的女生实在太缠人了。所以Spock就回信给校长,告诉他Jim可以选择提前毕业。
    所以Jim入学两年半年后他收到了一份近乎完美的O.W.L.S成绩单。再过了一年之后是N.E.W.Ts的。
    又过了半年,Jim在信里欢欣鼓舞地告诉他,他毕业了。

    就像四年前一样,Spock来到九又四分之三站台,静静地等候着。
    喷着白烟的火车缓缓停下,学生们叽叽喳喳地讲着话涌了出来,而他和Jim在人群中第一眼就看见了彼此。蓝眼睛的青年看起来比之前要成熟了不少,金色的头发竖向一边,他笑着向他走来。
    “Spock。”
    “Jim。”
    “我回来了。”
    “我知道。”
    他低下头把他拉进一个亲吻。


————————————————————————————
    

【番外二】反正加戏的永远都是主角!【KSK不定】
警告:OOC注意,可能有一些非常内♂涵的段子【滑稽


01.关于默默然可以变出触手的问题……
(刚刚在一起的时候) 
“早啊Pointy~”
“早上好Jim……!!!Jim请把你的触手移开……嗯……啊……”
(五年后)
“早啊亲爱的~”
“早上好Jim。触手拿开今天还要出任务。”
(→_→请自行脑补狗狗眼的Jim和一脸冷漠.jpg的Spock同学)

02.关于部长每天都在秀恩爱的问题……
(刚刚在一起的时候)
“雾草!我刚才看到那个Kirk坐在我们部长腿上!MDZZ眼睛瞎了啊!!!”
“excuse me?真的?快快快我的墨镜呢?”
(五年后)
“刚才Kirk又被部长叫去了。”
“哦这样啊?告诉那边的新人不要去部长的办公室了,除非他们想受到成吨的闪光伤害。”
(→_→请自行脑补这两货在办公室里干了些什么……)

03.关于谁来写婚礼致辞的问题……
“Bones!Chekov和Sulu要结婚啦!你来写婚礼致辞吧!”
“Bones!Uhura和Scotty要结婚啦!你来写婚礼致辞吧!”
“Bones!我和Spock要结婚啦!你……”
“见鬼的Jim我是个医生不是个牧师!!!!”
(→_→请自行脑补老骨头抓狂的表情……)

04. 关于Khan的去向问题……
“不好意思,我的室友不太安分,给你们添麻烦了。”
“哦……咳咳,没事的Watson先生,只要您之后看好他就不会有问题了……顺便,祝你们回程愉快。”
“John……放我下来……”
“闭嘴,Sherlock。你知道我为了找到你被Dr Strange那个家伙捉弄了多久吗?我觉得Mycroft至少有一点是对的,你的确欠♂管♂教了……”
(→_→请自行脑补被John像扛枕头一样扛回去的某个马脸……)

05. 关于秀恩爱的程度问题……
Chekov以前一直觉得自己和Sulu算是很腻歪的了,鉴于每次他们两个同时出现的时候他的学界同僚总是一副生不如死的表情。
直到Jim加入了调查部后,在一次任务中摔断了手臂,Chekov去看他时看到了一(被)本(调)正(戏)经(还)认(乐)认(在)真(其)真(中)喂他吃饭的Spock。
(→_→求Chekov受到的闪光伤害总量……)

06. 关于精灵族的心理问题……
“精灵族没有感情。”
“哦是吗?你昨天晚上【哔】的时候好像不是这么表现的嘛。”

07. 关于精灵族的生理问题……
“说实话的Jim,我还是不太明白那个大地精有什么好的。”
“这就是你不了解了Bones!”
“哦?”
“Spock很强大也很强♂壮,很有耐心也很有耐♂力,尺♂寸♂雄♂伟,可温♂柔可粗♂暴——”
“够了你他妈的给我闭嘴!!!!!!”
(→_→求Bones的心理阴影面积……)

08. 关于单身狗的问题……
老骨头:呵呵。

【FB AU/ST】【spirk】旧金山二三事(15)

这次更新比较长,而且可能略嫌啰嗦?因为是法庭情节有对话什么的……嗯……

而且我是个傻子不知道庭审的具体流程,大家凑合着看吧【够

以及……让我们为spirk撒花吧。

——————————————————————————————


T17. 【1926.12.19】

“好吧,Jim——你到底干了些什么什么结果大地精都不来看你一眼?”

“我什么都没干!好吧我只不过是——”

McCoy痛苦地皱起了眉“——停。够了。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你这个荷尔蒙分泌过剩的臭小子对Spock做了些什么。”

Jim脑内叹着气。我也没做啥——我就是在病房里强吻了Spock然后现在他可能在生我的气或者在害羞。不不不James T Kirk你给我停下害羞的Spock一定很可爱但这绝对不是你应该在庭审日想的事情——

是的没错,庭审日。

今天是旧金山巫师联邦对于他做出正式的判决的日子。

他可能会被抹掉记忆在哪个贫民窟里度过一生,可能被关在这间囚笼里一辈子,最坏的可能性是被处死刑。据Uhura前几天告诉他的,无罪释放的可能性几乎是低于5%。

嘿但是5%也比0大不是吗?这还是值得争取的嘛。想到这Jim从铁栅栏后面伸手狠狠拍了拍Bones的肩膀:“别担心Bones,我一定会没事的——”

“我才不担心你!你知道你认识那个大地精之后我有多寂寞吗,啊?”McCoy的白眼都快翻到了天上,“见鬼的Jim,你要是不好好的,我就——”

“Bones——别说了。我知道。”

说实话的,他还是有点愧疚的:要知道,在遇到Spock之前,他所有的伤痛都是在Bones的牢骚之中被小心仔细地治愈的。

“你最好知道。”老骨头皱着眉哼哼,“我倒希望他们会好好听听我这个麻鸡的话!”

“嘿Bonesey你真么帅他们当然会听——嗷你为什么会在审判日带着注射器啊!!”

 

“Spock?”

Spock回过神。Uhura和Chekov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身后,两人都穿着正式的礼服,抱着厚厚的一叠文件。

“Spock先森,你准备好了吗?”

他优雅地拂去黑色礼服上的灰尘,回答道:“肯定的。”

他们在卫生间的门口和McCoy,Sulu和Scotty会合,并一同走向作为法庭使用的礼堂。在门外的走廊上,他看到了从另一头走来的Jim,后者被两个安全部的敖罗押送着。

在他们视线相交的那刻,Jim冲他眨了眨眼睛,而他则努力通过目光接触把自己的意志传递。

他会尽自己所能为Jim辩驳。

他必须让Jim无罪释放。

那是他在那次医院事件后连续几天的冥想后得到的结论。那是唯一符合逻辑的结果。

他不能失去Jim。他绝对不能。

礼堂厚重的棕色大门在他们面前缓缓敞开。

 

由Pike的身体状况,审判是由Number One主持的。

整个礼堂里大概有——嗯,一百多个人?Jim一边环顾四周一边心不在焉地想。从着装来看,他们还有不少是从外国来的——也许是从非洲,英国,中国或者日本……他还真不知道巫师群体居然这么庞大。Frank要是知道一定会吓死的。

说起来,这个礼堂的挺漂亮的。但很显然,他今天是没有什么机会来欣赏了。

“请大家安静。现在开庭。

“本次审判的目的是决定被告James T Kirk,一名默然者的去向。我们将秉承公平、公正的原理做出合适的判决。

“请原告方与原告证人宣誓。”

礼堂里响起一片的嗡嗡声,大部分的人——除了他的伙伴们——都在宣誓。看来他的名声可真是差透了。

“请被告方与被告证人宣誓。”

Spock,Uhura和Scotty起身,镇静地背诵了宣誓词,

“请麻鸡证人宣誓。”

这次宣誓的是McCoy和Sulu,但是俩人背的是美国法庭的宣誓词。

“好的。那么,接下来,请原告方进行陈述……”

代表原告出席的是几个看起来非常有派头的巫师(Jim预计他们分别来自美国,英国和印度)。按照惯例的套路他们首先叙述了Jim对旧金山城造成的破坏和对美国巫师群体带来的威胁,其次是叙述了一个默然者的危险性,最后在Jim如何协助他们抓获了Khan这点上不轻不重地带了过去。这并不难理解,毕竟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把Jim关在牢里一辈子/送上绞刑架/撵出巫师群体。

接下来是被告方的陈述。让Jim惊讶的是,负责陈述的是Uhura而不是Spock——倒不是说他觉得Uhura干不好这活,他只是觉得他们大概会因为Spock的逻辑选他来的。而事实是Uhura也干得相当不错:她的陈述对于Jim造成的问题和他对他们的帮助都做了叙述,当然,还是比较侧重于Jim的贡献上。

然后是交叉盘问,由那些巫师询问Jim问题。说实话的如果不是自己的命还在他们手里,Jim可能会为了那些问题狠狠揍他们一顿,但他还是按照Uhura和老骨头教他的回答了,并且完美地绕过了任何对他不利的重点。

紧接着是证人呈辞。原告方的证人是损害评估部门还有神奇动物管理部门的,他们再一次着重陈述了Jim作为一个默然者的危险性(说实话的,他们还有其他论点吗?)。他的证人包括Spock,McCoy,Chekov,Sulu还有Scotty……

而他们都是非常聪明的证人。

Chekov微笑着向大家说明了控制甚至剥离默默然的方法,并且指出在Khan事件中Jim在化身为默默然时显然是有意识的,这不仅证明Jim不是一个“危险的”默默然而且还可能为联邦所用。Scotty在技术层面对Chekov给予了支持。Sulu一脸严肃,真诚地告诉对方虽然他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他能看得出来,“Jim Kirk是一个善良并且智慧的好人”。McCoy打了一把感情牌,把Jim从小到大的事都简要地报告并分析了一遍,最终结论是“Jim是个善良、正直的好孩子,他只是被该死的养父给害惨了”……

Jim觉得自己欠他们每人一个熊抱。

轮到Spock了。他会说些什么呢?

“首先我必须指出这些指控的逻辑错误。原告方一直将Kirk先生默认为默默然,以此来达到混淆视听的目的。这是完全不合逻辑的,鉴于Kirk先生是一个有意识的独立个体……”

哦对,又是逻辑。Spock忘记了什么都绝对不会忘记他的逻辑。

“……其次,就原告方所举的案例而言,Kirk所做的贡献大于他所造成的问题。原告方提及了Kirk对旧金山市区造成的破坏,并指出其危险性,但事实是,他并没有对任何麻鸡造成实质性伤害。而在Khan事件中,Kirk先生对于抓获Khan做出了极大贡献——”

“Spock先生,你刚才是否说将Kirk先生混淆为默默然是不合逻辑的?”对面的印度巫师尖刻地问道,而Jim很确定Spock冷冷地横了他一眼。

“肯定的。然而在Khan事件中,Kirk的默默然形态是具有意识的,也暨那是James T Kirk而不是默默然。这不能和他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让默默然破坏旧金山一例相提并论。

“其次是原告方提及的‘危及美国巫师群体’。虽然Khan是一个极为危险的人物,但我不得不赞同其某一观点,暨美国巫师不能一直隐藏自己,终有一天我们将暴露在麻鸡的视线之下。与其到时恐慌,不如现在借此机会与麻鸡交好……”

哦哦,Pointy,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Jim看着台下议论纷纷的众人,饶有兴致地想着。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啊。

“……最后,就个人而言,我可以为Kirk先生的品德做出担保。James T Kirk是个高度智慧的个体,虽然由于其养父的虐待而导致其成为默默然的宿主,但就我的经验而言,他是一个善良、热情、正直且值得尊敬的人……”

Jim眨了眨眼。

不知为何,Spock说出这句话的神态和语气,能让他感到如此的温暖。

 

“你说谎了。”

“我并没有。”

“那你就是打了擦边球。”

“我不从事任何球类运动。”

Jim大笑起来,而Spock挑了挑眉。现在法庭上的部分已经结束了,他要做的就是等待自己的命运被决定。而在那之前,他还有些必须要确认的东西。

他转向身旁的精灵男子。

“上次……呃,我是说在病房里的事。我脑子不太清楚,所以……对不起?”

“我并不责怪你。”

“哦……”Jim正想大松一口气,但Spock的下一句话就是蒙头一棍:

“在灾难性的事件后认识到情感的重要性并向暗恋的人表达此类情感是符合逻辑的。”

WTF!!!

这下Jim是彻彻底底地炸裂了,以至于Spock在他额头试探性地一吻的时候他都无法反应。

老骨头在他们背后白眼都快翻到天上,Uhura摇着头,Scotty目瞪口呆,而Chekov默默拿出一张10美元的钞票放到了Sulu手里。但是Jim管不了那么多。他和Spock只是看着彼此直到他像个傻子一样笑了起来。

“我觉得自己蠢爆了。”

“在某种意义上,是的。”

“该死的你们两个!!要秀恩爱滚到自己家里去秀!!!”

 

 

T18. 【1926.12.25】

审判结果出来的那天正好是圣诞节,旧金山纷纷扬扬地下着雪。Spock回到公寓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Jim然后两个人一起拆信,一张纸轻轻飘落了下来。

无罪。

Jim看着他笑了,蓝色的眼里映着明亮的火光,而他用手指轻抚过对方的脸颊。这一刻,他们终于像童话里说的一样,获得了安宁与幸福。


——————————————————————————————

好吧,至此为止,正篇是完结啦。以后就会是番外啦。

非常谢谢点赞、留评论的大家。

我……真的真的很高兴。

很高兴能在点赞列表里看到你们。很高兴能在评论那里看到你们催更提意见。

谢谢你们。

LLAP。

哦还有关于Chekov的10美元……其实我一直觉得Sulu应该就属于那种腹黑的进取号赌神型角色wwwwwwww

【FB AU/ST】【spirk】旧金山二三事(14)

MDZZ……

该死的电脑……该死的韩国游戏……MDZZ……

——————————————————————————————


T15. 【1926.11.22】

默默然的视角真是美妙极了。

他处在现场的最高点,傲视着一切的混乱:Uhura的惊恐,Chekov的担忧,Spock的惊讶,还有Khan的狂怒——哦是啊,换做是他的话,他肯定也会愤怒的。毕竟自己追寻了那么久的猎物就近在眼前,这简直就是世界第一大笑话不是吗?

默默然微微往下飘了一点点,在精灵男子努力想要用断腿支撑住自己的时候轻轻扶了他一把。后者抬起头,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

“你像这样……隐藏了多久?”

默默然没有回答,只是在心中默默地微笑。这个问题是问James T Kirk的,但他不是他;他是一个一半是Jim一半是纯然的黑暗力量的野兽。他能听见Jim本人的意识在后脑处敲敲打打,对他嚷嚷着让他不要乱说话。哦当然了Jim boy,我知道你可喜欢这个大地精了,难道我会让你努力了那么久就白忙一场吗?

我都陪伴你走到了这里。

而且……既然有个疯子这么想要我的话,就让我和他一起同归于尽吧。

他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啸冲着那个快要气疯了的黑发男人冲去。后者挥着魔杖,发射一道道恶咒试图抵挡。哈,有用吗?他可是默默然,强大的黑暗力量。就这样的水平,想杀我你至少得再花好几天。

黑色的沙砾将Khan团团围住。黑巫师仍然不死心地挥动着魔杖,毁掉了他一部分的躯体。但那足够了。黑色的漩涡紧紧环绕,无数黑色的触手悄悄伸出,掐住了Khan的脖子夺走了他的魔杖。他把Khan一次次地提到半空中又一次次地摔下。他知道,这个疯子很强,这样肯定不足以杀掉他;但是那是多么可爱的红色,多么美妙的鲜血啊……

“全体敖罗,举起你们的魔杖——”

哦对了,联邦的人要抓活的。这还真是麻烦呢,他可是很希望这家伙能四肢不全地死在这里呢。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他杀不掉Khan但是会有人这么做。Khan杀不掉他而那些敖罗也杀不了他。

他和Jim是一体的。

而他们不会因此而死去。

“发射魔咒。”

无数耀眼的蓝光射来,而他的世界在剧痛中陷入黑暗。

 

T16. 【1926.11.25-12.11】

“他应该醒了吧?”

“我们预计的就是这个时候。但是鉴于他的状况,这些预测可能有些变数……”

“天啊,Spock……”

Spock先是打开了精灵族特有的第二层眼睑,然后才睁开了眼睛。眼前是惨白的天花板,而他很快就分辨出了他所在的地点——医院。毕竟调查部的工作有一定危险性,他来这里的次数足以让他瞬间认出那个天花板。

“Spock,你终于醒了。”

他终于注意到了站在他的床边的两个人:Uhura和Scott。

但是……没有那个身影……

一些阴暗的想法浮上了Spock的心头。难道说……

“Spock?”Uhura正看着他,眼神和语气里是真真切切的关心。他努力压下脑海里那种不安定的感觉,张开嘴想要说话,却又在最后一刻闭上了嘴。

不。不能。他不敢问,生怕就听到最恐惧的答案。

“Spock先森?泥真的没事么?”

他仅仅是简单地摇摇头。“我的身体机能回复良好,Scott先生。谢谢你和Uhura的关心。”

Uhura看着他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你……觉得好就够了,Spock。我想说,欢迎回来。”

 

虽然Spock仍然处在康复期,但他也并不清闲。Uhura把他被Khan绑架的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写成了一份报告,里面详尽地记述了调查部工作情况和被牵扯进来的各个人员的状况,让Spock对整个事件的了解增加了65.4%(并感到不合逻辑的愤怒和惊讶)。他之前在地铁隧道里看见过的那个卷毛和亚裔——现在他知道他们是Chekov和Sulu——也来看了他,Chekov先生还偷偷地塞给了他一只偷渡进来的苏联产蒲绒绒。他在巫师联邦的下属们也来拜访过,但Spock没有想到的是Pike也会来——尽管是坐在轮椅上由Number One推着。他原以为Pike已经被Khan杀死,但Number One有点小得意地告诉他,是她做的护身符救了主席一命。

但是,尽管有那么多人在他的床前来来去去,他始终没有听到一个人提起James T Kirk。甚至于那份报告也没有提起。而这只能让他感到更加不合逻辑的紧张和失落。

那个金发蓝眼睛的青年,是否还在这个世界上?

如果他不在了,你又将去往何处呢?

即便他还在,你又能做些什么呢?

这样纠结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了12月11日的早上9点45分07秒。今天他的来访者是Uhura,而这次后者一开口就是:“你到底打算拖到什么时候?”

Spock挑起了眉。“请解释你的问题。”

“整整半个月了,Spock。你到底还记不记得Jim?”

他沉默了96.7秒,随后才开口:“Jim如何了?”

Uhura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他很好。联邦把他拘留了,但是鉴于他帮他们抓到了Khan所以现在还没决定该怎么处理他。你如果想见他的话——”

“肯定的。”

Uhura学着他的样子挑起了眉。“这么心急哈?Number One一会儿就带他过来。”

之后的半个小时Spock处在一种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紧张和喜悦参半的状况里,目光几乎是不自觉地在紧闭的门上流连。所以当那扇门被推开时,Spock第一眼就看到了Jim。

“嘿Pointy,好久不见了。”

无视身后两个一脸正经的敖罗,Jim笑着向他走来。他穿的不是那些对他而言完全不合身的衣物,而是深褐色的长袍、深黄色的毛衣还有黑色的长裤。Spock得承认这些衣物很适合他,虽然它们仍然无法恰到好处地体现出Jim的美丽。

“Jim。”

“你知道吗,Uhura说你根本就没问起我的时候我的心都快凉了。我还以为你真的一点都不想我……”

“否定的。我仅仅是,完全不合逻辑地,恐惧听到一些我不愿听到的东西。”

Jim大笑起来。“Spock,对我有点信心好嘛?我可是个默默然的宿主——一个命大的臭小子。”

之后他们就陷入了尴尬的沉默,过了好一会儿Jim才不太确定地舔舔嘴唇。“呃……知道你还好我就……很高兴?”

“我亦……感到愉悦。”

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在将近三分钟的时间里他们都只是偷偷地看着彼此,猜测着彼此的心思。

最终Jim打破了沉默,一脸好气又好笑的表情叹着气。“老天,我真讨厌这个。”

Spock能100%地确定他听到了两个敖罗倒抽冷气的声音,但他的大脑已经完全当机——在Jim吻上来的那一刻就当机了。Jim的唇温暖而湿润,热情地发出无声的邀请,而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应了它们的热情。直到将近一分钟后,那两个敖罗实在看不下去才把Jim拽开。

“他们要审判我,Spock。审判日上见咯。”

Spock盯着他,大脑仍然处于半当机的状态。“肯定的。”

Jim临走前给了他一个飞吻,而他发现自己则为青年的离去感到不合逻辑的不满。


—————————————————————————————

叽姆和大副终于修成正果了……不过节奏是不是略快呢?